广告
广告
  1. 首页
  2. 炒股配资

「宇通客车股票」长租公寓风波不断:蛋壳CEO被查 \”租金贷\”问题难解

图/图虫创意长租公寓风波不断。6月18日,蛋壳公寓(NYSE:DNK)披露一则人事变动公告,公司CEO高靖涉及调查,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

照片/臭虫创意

公寓的长期租金一直处于混乱状态。

6月18日,纽约证券交易所:DNK披露了一项人事变动公告。首席执行官高静参与了调查。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炎为临时首席执行官,该任命将立即生效。

根据公告,高静的调查主要与他在创建蛋壳公寓前参与的业务有关。至于被调查的具体企业,中国新闻周刊曾打电话给蛋壳公寓,以核实截至发布时没有人接电话。

《新报》显示,高晶目前是鸡蛋壳公寓的主要运营商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持有该公司57%的股份,临时首席执行官崔炎持有该公司43%的股份。此外,高晶有10家关联企业,其中7家为法定代表人,3家为股东,9家为高级管理人员,6家为控股企业。

高静参与调查与公司有关吗?对此,蛋壳公寓表示,高晶的调查与公司无关,公司及其任何其他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均未收到任何可能与此类调查相关的通知、询问或索赔。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创始人是企业的灵魂。作为蛋壳公寓的创始人,对高静的调查必然会对公司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如果高静因上述调查受到处罚,蛋壳公寓的高层管理人员很可能会发生人事变动和重大人事变动,这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战略产生一定的影响。

事实上,由于高静被调查,该公司的股价上周四暴跌。截至当日美国股市收盘,蛋壳公寓的股价收于每股8.75美元,下跌6.32%。

包括蛋壳公寓在内,《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受疫情影响,年初以来,由于“出租贷款”,长期租赁公寓行业发生了纠纷和闪电爆炸。如今,随着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的调查,蛋壳公寓的发展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

利润是“困难的”

蛋壳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互联网长期租赁公寓品牌,由高静和崔燕于2015年创立。从那以后,他们共同负责管理和经营蛋壳公寓。随着租赁市场的不断发展,蛋壳公寓于2020年1月17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然而,上市并没有改善公司的业绩损失。

根据flush的数据,2017年至2019年,蛋壳公寓的净利润分别为-2.72亿元,-13.7亿元,-34.37亿元。

6月10日,蛋壳公寓披露了上市后的第一份财务报告,即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根据财务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4亿元,同比增长62.48%,净利润-12.34亿元,净利润-8.16亿元,进一步扩大亏损面。

为什么蛋壳公寓的营业收入与其净利润背道而驰?一方面,长期公寓租赁是一个利润较低的行业,一般利润只有1%-4%;另一方面,这可能与长期公寓的商业模式有关。

众所周知,长期公寓通常以“高租低租”的方式出租,也就是说,他们以高于市场价格的价格购买房屋,按月或按季度向房东支付租金,然后以低价出租房屋,但每次向房客收取半年或一年的租金。

通过上述方法,长期租赁公寓可以迅速扩大规模,但同时也存在利润风险。据了解,该模式在早期阶段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只有当长期公寓的规模大到足以影响当地房屋的租赁价格,且租金高且租户流动性大时,才能实现利润。

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壳公寓已在北京、上海和深圳等13个城市落户,41.9万套公寓投入运营,同比增长46.8%。即使规模扩大了,蛋壳公寓仍然相对难以盈利。

事实上,许多长期公寓往往在规模变大之前就爆炸了。

根据方东东的数据,2019年,53个长期租赁公寓平台因管理不善而瘫痪,45个关闭,4个被收购,4个拖欠。其中,杭州已成为长期租赁公寓激增的“灾区”。杭州的乐嘉公寓、郭昶公寓、醒来公寓、德裕科技和中国的房地产选择相继爆发了资金链危机。

难以解决的“租贷”问题

在蛋壳公寓面前,不仅是利润难、CEO难的问题被查处,而且“租赁贷款”也屡遭消费者投诉和相关部门查处。

作为许多长期租赁公寓企业实现快速扩张的核心“支点”,租赁贷款在长期租赁公寓平台上相当受欢迎。

“租赁贷款”是指租户与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同,金融机构与长期租赁公寓企业合作;金融机构为租户向长期公寓租赁企业支付年租金,租户向金融机构分期偿还租赁贷款。通过上述方式,长期租赁公寓企业可以提前从金融机构获得长期租金,积累资金池,形成财务杠杆,扩大规模,吸收新的住房资源。

蛋壳公寓也是一种“租赁贷款”,失败也是一种“租赁贷款”。近年来,蛋壳公寓因“租贷”问题多次成为舆论热点。

早在2017年,蛋壳公寓就因“出租贷款”被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采访并要求整改。没想到,三年后,蛋壳公寓再次被调查为“出租贷款”。

2020年6月初,深圳蛋壳公寓暴露出“常规”承租人贷款、年租金、“强制”承租人退租、违章建房等问题。随后,深圳市罗湖区住房和建设局工作人员告诉媒体,他们将临时处理出租贷款、住房安全和非法装修蛋壳公寓的问题,并将其移交职能部门进行核实和调查。

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从3月1日至6月5日,消费者委员会共收到219起针对蛋壳公寓的投诉,包括消费者欺诈、合同纠纷、强制退租等各类投诉。

对此,蛋壳公寓早些时候在回复中国证券报时表示,根据蛋壳深圳客服统计,消费者协会举报的蛋壳公寓投诉绝大多数已经解决。目前,仍有27个订单在处理中。按照消费者协会规定的15个工作日,结算将始终得到积极妥善的处理。

事实上,租户对蛋壳公寓的抱怨并不仅限于深圳。根据投诉平台的数据,截至6月19日,共有12663起消费者投诉蛋壳公寓。

此外,据众目睽睽之下的调查显示,紫武通(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背后的蛋壳公寓已经多次受到相关行政部门的处罚,包括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和分割租赁,共受到23次行政处罚。

宋清辉说:“消费者的频繁投诉和相关部门的反复调查将不可避免地对蛋壳公寓的声誉、性能、股价或其他方面产生一系列负面影响。更重要的是,此举不仅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企业的声誉。损失大于收益。”

《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由于疫情,自年初以来,由于“租赁贷款”,长期租赁公寓行业发生了纠纷和雷雨。

根据《今日北京商报》的消息,许多房客最近报告说,他们在长期公寓中租漂亮房子的过程中被引诱借钱。他们遇到的情况是,他们没有收回租金,也没有在中间收回贷款。在收到晋商消费金融的需求信息后,他们发现租赁公司没有结清贷款,导致租户信用调查陷入逾期状态。

然而,事件发生后,梅里大厦与晋商消费金融相互“离锅”,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

此外,自今年年初以来,第一套长期租赁公寓——清客公寓——也持续爆炸。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从今年2月开始,上海、杭州、南京等地的绿客公寓租户面临停水、停电、断网的困境,甚至因“绿客”拖欠房东房租而被赶出公寓。

长期租赁公寓容易遭受暴风雨袭击。除了缺乏“造血”能力,疫情的爆发也增加了长期租赁公寓企业的生存风险。

此前,北京市房地产中介协会秘书长赵表示,自COVID-19肺炎爆发以来的6个月里,房屋租赁公司受到了很大影响。到目前为止,情况还没有根本改善,租赁公司的经营和生存仍然相对困难。

宇通客车股票」长租公寓风波不断:蛋壳CEO被查 \”租金贷\”问题难解

原创文章,作者:[db: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opusi.cn/cgpz/3077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客服QQ: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