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1. 首页
  2. 炒股配资

601988股票,梁建章:李铁的“中国人口过剩论”错在哪里?

作者|梁建章(携程创始人、研究局专栏作家)、黄文政(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特邀高级研究员、研究局专栏作家)前不久,经济学家李铁在《北京日报》上发表文章认为:“我国的劳

作者(携程创始人,研究局专栏作家),黄(特邀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研究局专栏作家)

不久前,经济学家李铁在《北京日报》上发表文章说:“中国的劳动力供给将面临长期过剩,而不是供给不足。人口过剩使得很难弥补发展面临的不足。”我们认为上述观点是完全错误的。此外,它看似专业的观点极具误导性,我们担心类似的观点可能会继续拖累整个人口政策改革进程。

梁建章

李铁是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的首席经济学家。他关于加快城市化的建议和在相关领域的贡献非常值得肯定。然而,他对人口经济的论述似是而非。近年来,他多次表达了“中国人口过剩”的观点。例如,他说“中国仍有8亿农民,人均耕地超过1英亩,因此仍有许多剩余人口”。事实上,最近几年去过农村地区的人都知道,农村地区的绝大多数年轻人已经在城市工作,其中大多数是从事农业的老年人。

李铁说,由于这些(农村)人口的就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中国将出现长期的人口过剩。这意味着,如果人口少,这些人的就业问题将得到解决。事实上,这种把就业和人口联系起来的想法是非专业人士犯的一个常见错误。人口不仅是劳动力,也是消费者,这将创造需求和就业机会,这是经济学的常识。按照李铁的逻辑,人口稀少的俄罗斯还会有失业吗?至于人口密度比中国高得多的韩国,会不会普遍失业?如果我们研究人口和失业的经济理论,然后研究其他国家的数据,就不难得出人口和就业率基本无关的结论。

“中国的劳动力将面临过剩,因为它将被技术取代”,这种观点认为,非专业人士很容易犯错误,因为他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根据主流经济学家的观点,技术进步将会取代一些工作,但也会创造许多工作。一百年前,大多数人仍然从事农业,然后大多数人从事制造业,现在大多数人从事服务业。在未来,更多的人将从事创新、文化、娱乐、医疗和护理。技术越先进,人口对资源的消耗就越少,人口多带来的负面影响就越小。技术越先进,大量人口带来的创新和需求的规模效应越明显,人口的积极效应越大。因此,在现代,人口将成为财富而不是负担。随着科技进步推高了整个社会的财富,从逻辑上讲,各方都应该珍惜人口规模带来的积极影响,担心人口萎缩带来的消极影响。

李铁还说:“老龄化不是一个不能解决的问题。此外,我们与日本还有20年的差距,这20年的差距仅仅意味着我们在老龄化速度上还有20年的差距。”。李铁对人口问题紧迫性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中国的老龄化程度比日本差20年,但任何人口政策改革的效果往往会推迟20年。因为多生一个孩子或少生一个孩子只会在孩子长大并工作时对经济产生影响,所以经济影响会推迟20年。未来20年,我们无法改变年轻劳动人口的数量。20年后,我们必然会面临和日本现在一样严峻的人口形势。我们能够而且必须做的是防止这一趋势恶化。扣除两个孩子的生育积累效应后,我们现在的生育率比日本低得多,日本的生育率是1.4,而中国的自然生育率只有1.1左右,未来的问题比日本严重得多。面对如此悲观的局面,怎么会轻率地认为铁问题还有几十年才解决呢?事实上,现在有什么理由不完全放弃生育吗?中国的生育率几乎是世界上最低的,我们仍然是少数几个限制生育的国家之一,就像一个仍在服用减肥药的瘦骨嶙峋的病人,有些人没有紧迫感。

李铁补充道:“(中国和日本的老龄化问题)和20年的差距仅仅意味着我们看到的老龄化速度是20年的差距。如果包括人口基数,可能不是20年,但可能是30至50年的差距。”。这意味着中国人口基数大,所以低生育率不是问题。然而,主流经济观点认为,老龄化指数是指每个年轻人口需要供养的老年人数量,与人口基数无关。人口基数大,有许多年轻人,但也有许多老年人。只要人口抚养比上升,中国将不得不大幅延长退休年龄或大幅增加税收负担,以弥补养老基金的巨额赤字。

总之,李铁关于中国长期人口过剩的论点是错误的,论证过程是误导性的,结论当然是完全错误的。我们认为,除了上述错误之外,李铁还忽略了人口经济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即人口多带来的创新和国力的规模效应,即人口越多,市场越大,人才越多,科技创新就越多,生活水平就越高,国力就越强。特别是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由于美国和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和人才规模,中国和美国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产业几乎压垮了世界上的其他国家(见下文)。中国的短期发展不是由于人口过剩。相反,人口多是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的有利因素,也是中国的核心优势,我们应该尽力保持而不是减少。

当前的现实是,在过去三年里,中国出生的人口正以每年3%的惊人速度减少。未来,随着这些年轻人面临更高的房价、工作和儿童教育的三重压力,生育率将继续下降。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将面临极其严重的低生育率危机。面对这种情况,“中国长期人口过剩”的说法可以说是“千里之外”。

附录:

下面,我们将详细讨论李铁的几个完全相反的观点:

首先,人口的增加不会加剧就业困难

第二,技术升级不会导致人口过剩

第三,现代技术使得人口规模更加重要

第四,减少人口无助于增加人均收入

首先,人口的增加不会加剧就业困难

从李铁的说法来看,他似乎认为劳动力过剩是由于人口过剩。但事实上,劳动力是否过剩与就业机会有关。所有的工作机会都来自人们的需求,人口多会导致需求大,所以会有更多的工作机会。每年,中国需要就业的人数都超过了欧美的总和,但中国的总人口也更大,对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的需求也更多,所以就业机会比欧美的总和还多。

总的来说,人口规模对就业的影响是中性的,但略有正面影响。这是因为人口越多,求职者就越容易找到工作。例如,在一个人少的地方,一个有表演天赋的人可能仅仅因为观众少而把表演当成一种爱好,但是在一个人多的地方,他可能成为一名职业演员。此外,人口众多的社会更加复杂,很容易产生新的就业机会。如果中国的人口只有今天的1/5,教师、售货员和出租车司机的职位可能只有今天的1/5,但只能由一个人口大国支撑的航空航天和高速铁路的职位可能不存在。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人口从内陆迁移到沿海地区,从农村迁移到城市,从小城市迁移到大城市,从人口稀少的地方迁移到人口众多的地方。这也证实了人口越多,就业越充分。

数据可以证实这种关系。左下图显示,在世界上有数据的180个国家和地区中,人口密度越高,失业率越低。其中,人口稀少的阿根廷和俄罗斯的失业率分别为10.6%和4.3%,远高于日本(2.3%)和德国(3.1%)。右下图显示,中国27个省份的人口密度与城市失业率之间的关系较弱。如果不考虑几个因人口密度低而条件相对特殊的民族自治地方,人口密度与城市失业率之间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

图1:人口密度和失业率之间的关系

数据来源:世界各国的失业率来自维基百科的失业国家列表
比率,世界银行的人口密度数据。

中国各省和地区的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的网站。其中,所有直辖市都包括在最近的省份中进行计算,以避免直辖市在图中人口密度高的地区降低失业率。

那么中国的人口变化对劳动力供给有什么影响呢?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自2012年以来,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已经连续八年下降,平均每年减少340万。由于劳动年龄人口出生在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并持续下降的时代,除非中国大力鼓励生育并将生育率提高到更替水平以上,否则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趋势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会加速。

从李铁的言论来看,他可能认为减少劳动年龄人口有助于缓解所谓的剩余劳动力。然而,人口多并不意味着劳动力过剩,人口减少也不意味着劳动力短缺。我们从来不认为劳动力短缺是完全自由化和大力鼓励生育的原因。

在长期的低生育率下,由于年轻人口的减少,劳动力在消费市场之前就萎缩了,而人口的急剧下降可能会在早期带来劳动力短缺,尤其是在那些需要新技术和技能的行业。但从长远来看,这更有可能导致劳动力过剩。因为低生育率不仅削弱了人口的规模效应,还降低了未来人口中的儿童比例。与成年人相比,儿童更具可塑性,更容易适应未来的生活方式,这不仅包含了强烈的未来消费需求,还能学习和掌握未来所需的技能。从出生到成年,孩子必须经历成长、学习、婚姻和养育的过程,而其中涉及的所有消费需求都可能成为就业机会的来源。儿童比例越高,社会对未来技术变革的适应性越好,不仅知识更新越快,而且创新和创业越积极,这使得工作技能和工作机会更容易匹配,从而促进充分就业。

低生育率导致的人口萎缩只会降低更适合未来经济周期的人口比例,同时客观上增加未来就业技能不足的人口比例,从而使就业形势恶化。尤其是那些教育背景和家庭环境较好的家庭,目前往往子女较少,这使得情况更糟。

例如,中国东北几个主要地区的生育率长期处于底部,人口开始以加速的速度减少。根据《中国就业景气报告》,从2016年有数据的时候开始,东北地区的就业景气指数每季度都在中国几个主要地区的底部。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最新报告中列出的55个城市中,沈阳、长春和大连分别拥有第二、第七和第十个就业繁荣指数。当然,就业市场的衰退应该与近年来东北地区的经济衰退有关,但这也证实了人口的萎缩不会缓解就业形势。

第二,技术升级不会导致人口过剩

李铁在文章中提到:“我们将进入技术升级和制造业升级的时代,未来工业劳动力需求的减少已经是大势所趋。”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它完全不支持李铁的结论,即中国有太多的人。

技术升级带来的效率提高使人们可以花更少的工作时间来赢得更多的闲暇时间。更多的休闲会创造更多的需求。更多的需求需要更多的商品和服务来满足,新的产业和工作岗位将被创造出来。例如,汽车的出现导致了马车夫的失业,但它创造了诸如公共汽车和卡车驾驶、汽车R&D、制造、修理等就业机会。汽车行业的雇员比以前的运输行业多得多。正因为技术进步可以产生更多样化的需求和供给,所以技术水平越高,整体就业可能越好。一个数学天才可能成为现代社会的数学教授,但他可能是农业社会里的一个游手好闲的人。

虽然技术升级对就业市场的长期和整体影响是积极的,但它也可能产生短期和局部影响。特别是在现代经济中,每个行业都是高度专业化的。一旦某一行业的工作被新技术取代,该行业从业人员积累的技能就会失去作用,这些人将面临如何向新行业转型的就业困境。如果人口相对年轻,这种新技能的转化将会很顺利。相反,如果人口老龄化,这种转变将变得非常痛苦,这将导致由技能和需求之间的不匹配所导致的更高的失业率,并且还将使老龄化国家在这些新兴产业的国际竞争中失去竞争力。

有些人会说,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工作都可以由人工智能来完成,会怎么样?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这意味着人类可以不用劳动就能获得商品和服务来满足自己的需求,而社会的主要问题将变成如何向个人分配商品和服务。我们有理由相信,这种技术变革最终将把人类推回到它更基本的意义上,即生存、繁衍和追求更美好的生活。那一天,我们还会限制多胞胎吗?

第三,现代技术使得人口规模更加重要

李铁说:“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摆脱了‘世界工厂’的时代,得到了低因素的支持。我们将进入技术升级和制造业升级的时代。对工业劳动力需求的减少已经成为未来的主要趋势。即使我们增加各种基础设施的建设投资,我们也会发现技术和资本替代劳动力是一种普遍现象,而不是倒退几十年,依靠人类的策略来进行各种大规模生产。”

李铁的意思是,人口规模不再重要。事实上,在技术升级的时代,虽然对工业劳动力的需求大大减少,但人口规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这是因为庞大的人口规模对经济的意义不仅在于劳动力,还在于优势不仅在于低技能劳动力,还在于市场需求的细分和多样化。经济和技术发展的最根本动力来自需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大量的人口可以通过细分、多样化和激烈的竞争促进更大的市场。

李铁似乎认为技术和资本比劳动力更重要,但他恐怕忘记了技术和资本依赖于人口规模的重要支撑。目前,人工智能、互联网和5G技术发展最好的国家正是美国和中国。这是因为美国是人口最多的发达国家。过去,美国依靠发达国家最大的人口和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规模,成为世界高科技、互联网、电影和金融服务的中心,谷歌、亚马逊、脸书和其他公司几乎垄断了全球互联网市场就突显了这一点。中国是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只有中国和美国拥有如此大量的数据、大规模的计算和应用场景。因此,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公司都集中在美国和中国。然而,在这一轮技术竞争中,西欧国家和日本等老牌技术强国已经落后。

在科技创新已经成为经济发展主要动力的时代,少数优秀人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李铁还提到:“中国目前的问题是如何提高人口素质,改善人口结构。”然而,质量和数量是相辅相成的,不是一个或另一个。在同样的质量下,人力资源的总量与数量成正比,由于聚集和规模效应,它甚至可能表现出一种加速的比例关系,也就是说,数量增加了一倍,综合实力也增加了一倍。

因为杰出人才成功所需的个人能力通常随机分布在人群中,人口越多,具有杰出特征的人就越多。只要选拔人才的机制公平,人才发挥作用的环境合理,优秀的人才最终会变得更好。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从13亿人中选出的最好的10,000人肯定比从3亿人中选出的10,000人要好。未来,几乎所有中等发达国家都有能力普及高等教育,所以在这个因素基本相同的情况下,每个国家会出现多少人才将从根本上取决于其年轻人口的规模。有更多年轻人的国家将会有更多为社会进步做出巨大贡献的天才科学家。

人口规模效应是通过人力、商品和资本的需求和匹配来实现的,因此系统中的沟通和联系越紧密,人口规模效应就越大。在信息时代,随着通信和交通的便利,通信和通信与人口规模之间的关系是超线性的,也就是说,当人口翻倍时,通信和通信将翻倍,这突出了规模优势对竞争力的强化作用。此外,在高科技产业中,产业链越来越长,人口规模带来的市场、人才等综合优势更加重要。

对一个国家来说,其内部语言、法规和市场壁垒越小,其通信和运输越发达,信息和人员的流动性就越大,规模效应就越能得到反映。主权国家是现代世界框架下的主要单位。总的来说,主权国家内部的沟通要比国家之间的沟通顺畅得多,至少决策的权力和责任是一致的。因此,在西方体系中,美国以其内部语言和文化的一致性和政治统一性的优势,在科学技术,特别是新兴科学技术方面远远优于欧盟,尽管其人口少于欧盟,使美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主要发达国家中最高。

中国的核心优势在于有超过10亿人使用同一种语言,文化一致,聪明勤奋,追求世俗的成功。人口规模比美国大几倍,超过整个西方体系,是中国发展的最大力量。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讨论过高铁计划,但由于人口密度不足和经济合理性低,它仍然是空中楼阁。中国高铁建设之所以能够取得巨大进步,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人口规模优势。同样,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在得到美国的认可后,仍然能够顽强地发展,因为中国拥有更大的市场和科技人才及R&D投资的规模优势。

相比之下,俄罗斯的面积是中国的1.7倍,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世界上最高比例的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口。然而,俄罗斯只有1.43亿人口,这与中国、美国和欧盟完全不同,除非它融入一个更大的经济体。正因为如此,除了能源和军事工业,俄罗斯在几乎任何行业都没有竞争力。甚至它的军事工业也主要依赖于人口众多的前苏联留下的基础。

虽然中国的总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多,但实际的人口优势并不那么大。首先,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在语言、文化和安全方面与美国融为一体,在科技交流与合作方面更加不可分割。这个系统的人口资源至少有4.5亿,而不仅仅是美国的3亿多。其次,美国吸引全球人才的能力大大扩大了美国实际可用的人口基础。目前,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企业家和科学家是移民,如果算上第二代移民,这个比例可能会上升到一半。

换句话说,中国在人口规模上的优势很大程度上被美国与其他英语国家的融合以及美国在全球招募精英的能力所抵消。更重要的是,中国的自然生育率远低于美国。按照目前的趋势,如果生育率不能大幅度提高,中国每年的出生人口将在两三代后下降到美国的水平,中国将完全失去对美国的人口优势,更不用说整个西方了。令人遗憾的是,作为官方智库中能够影响决策的重要学者,李铁对这一令人沮丧的趋势漠不关心,甚至持乐观态度。

第四,减少人口无助于增加人均收入

李铁说:“我们现在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收入结构的巨大失衡,主要是因为中低收入人群太多,这严重影响了未来可能刺激的消费和投资潜力的释放。这也是未来发展中可能出现的一个缺点。”

李铁似乎在说中国有这么多穷人是因为它的人口多。但是我们也可以说中国有如此多的富人是因为它的人口众多。因此,真正重要的是穷人的比例,或全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这方面的一个大误解是,虽然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世界第二大,但由于人口众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并不是很高。事实上,更恰当地说,中国只是一个中高收入国家,其整体经济实力已经位居世界第二。

换句话说,人口众多可以说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巨大的原因,而不是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仍然不高的原因。这个表达不是文字游戏,而是有着深刻的经济含义。这是因为,归根结底,国内生产总值衡量的是经济活动,即需求和供给的匹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反映了技术水平,即供求匹配的效率。总国内生产总值反映了相应的总价值。这意味着一个社会的技术和经济效率基本上决定了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水平。在相同的技术水平下,人口越多,国内生产总值就越高。例如,在欧盟内部,除了发展水平较低的南欧和东欧,其他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相似。人口两倍的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几乎是两倍。

事实上,根据我们上一节的分析,更准确地说,如果其他基本条件相似、人口较多的国家甚至应该有更高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那只是欧洲内部的更高流畅性,这削弱了不同国家的人口规模效应。然而,在欧盟内部,经济、科学和技术最发达的地方也是人口密集的大都市地区,甚至在北欧,那里的全国人口密度并不大。

人口和经济发展之间的这种正相关关系可以在一个国家内更清楚地表现出来。例如,江苏、山东、广东、河南和浙江是中国人口密度最高的五个省(不包括直辖市)。除河南外,其他四个省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都是中国最高的。当然,除了人口这一基本因素外,还有历史轨迹、教育水平、文化和制度等因素影响着经济的发展。

那些认为太多的人降低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人下意识地将国内生产总值视为股票。对于一只固定股票,参与分配的人越多,自然平均的人就越少。但是国内生产总值实际上是一种流动,而不是存量。我们享受的几乎所有商品和服务都是在过去几年或几十年中创造出来的。如果宏观股票没有转化为能力创造交通长时间积累,它将很快被消耗。

由于国内生产总值是单位时间内生产和消费的价值,一个经济体的财富,即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水平,取决于消费需求和生产供给之间能够达到多少匹配。每次达到一个匹配,相同数量的生产和消费增加,社会财富增加。那么人口在这场比赛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首先,人口越多,住宅越密集,就越容易满足现有的需求和供应。即使在人均意义上,城市也比农村富裕,大城市通常比小城市富裕。因为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企业和机构可能愿意提供稀有商品和服务。随着社会复杂性的增加,需求和供给更加多样化和个性化,未来大城市的优势将更加明显。

第二,人口越多,现有需求和供给越细分,专业化程度越高,劳动效率越高,匹配效率越高。例如,珠江三角洲的制造业中,各种专业的技术工作数不胜数,而且相互关联,零部件的种类和型号数以千万计。人口较少的国家很难复制这种专业化和一体化的优势。

第三,人口越多,社会经济越复杂,就越容易产生新的需求和供给,培育新的产业和经济增长点,实现新的匹配。例如,中国的航空航天、高铁和印度电影都很难得到中小国家的支持。

有人可能会说,经济发展需要自然资源,自然资源是存量,而不是流量。然而,说到使用价值,自然资源实际上是流动的,因为资源的使用价值是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的。100年前很少有人意识到石油和稀土的价值。更重要的是,自然资源在商品和服务价值中的比例不到5%,而且会越来越低,远远低于人口聚集带来的效率提高所创造的价值。经济活动是围绕着人进行的,哪里有人,哪里就有需求和供应,资源将永远为人们服务。

一般来说,广义交易成本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远远高于自然资源的贡献。因此,只要发挥得当,庞大的人口和节约广义交易成本的优势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弥补甚至超过相对较低的自然资源短缺。如果我们把财富当作股票,我们分享的人越多,人均财富就越少。然而,从长期和宏观的角度来看,财富是流动的,是经济中消费需求和生产供给之间的匹配。参与经济周期的人越多,需求和供给越容易匹配,效率越高,周期越平稳,人均创造和享受的财富越多。

认识到人口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我们知道人口萎缩对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是消极的,而不是积极的。这可以从东北的发展得到证实。中国东北资源丰富,人口在全国的比例正在下降。近年来,它已进入绝对负增长。同时,东北地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远低于中国。从1980年到2019年,东北地区在全国人口中的比例从9.01%下降到7.71%;1980年东北地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全国高39%,2019年比全国低34.1%。也就是说,人口相对减少,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更低。

事实上,这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缓慢的现象不仅出现在东北地区,也出现在江苏省如东和湖南省常德市,这些地方的计划生育工作在当年是最好的。这种结局也印证了“少生快富”的口号,这完全违背了经济法。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人口下降导致需求和供给同时收缩,经济效率下降,3+意愿下降,相应的人口老龄化更为严重。人口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和核心,少生不会很快致富,反而会导致贫困。

人口的减少不仅带来了经济发展的缓慢,也带来了生活水平的相对下降。随着人口的减少,由于缺乏需求和财政资源,基础设施将难以更新,最终将被废弃。随着人口的减少,今天的大城市将退化为中等城市,然后变成小城市。机场、医院、学校和公园也将不断关闭,居民的选择越来越少。

结论:

如今,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已经认识到中国经济的最大优势是其庞大的人口规模,但限制生育政策却利用人口规模的劣势来降低人口规模,将人口视为负担的错误观念一再推迟了人口政策改革的时机。中国的人口危机迫在眉睫。只有扭转中国人口下降的趋势,将生育率提高到更替水平,中国才能实现长期繁荣。人口是国家和民族的基础。虽然中国人口众多,但没有人是多余的!

研究局(微信公众号:wyyjj163)制作了它。

研究局是由新闻创建的专业金融智库。它整合了原有的财经多媒体矩阵,依靠数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对经济学热点问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和解读,打造了一个有姿态的领先金融智库。欢迎投稿(电邮:cehuazu2016@163.com)。

北京无雾霾?这个冬天 帝都的雾霾都到哪里去了

移动微信公众号码,查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研究局中国版

[精彩推荐]点击进入研究局国际版

601988股票,梁建章:李铁的“中国人口过剩论”错在哪里?

原创文章,作者:[db: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opusi.cn/cgpz/3106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客服QQ: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