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1. 首页
  2. 金融知识

【金融界首页】养老金中央调剂超7000亿:广东贡献最大 四省受益超百亿

养老金中央调剂制度实施后,各省份养老金的净上缴情况是区域经济发展、人口老龄化程度、人口流动与增长的深刻映照。近日,财政部发布了2020年中央调剂基金年度预算,数

广东“贡献”最多

七个净贡献省份是广东、北京、福建、江苏、浙江、上海和山东,共贡献1767亿元。这些省份都位于东部沿海,包括四大经济省广东、江苏、山东和浙江,两大一线城市北京和上海,以及民营经济发达的东南沿海省份福建。

其中,经济大省广东的净贡献为645.71亿元,占总净贡献的36.5%,是中央财政贡献最大的省份。

广东一直是养老金余额最大的省份。去年4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2050年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称,在引入中央养老金调整制度后,广东2019年养老金余额为1296亿元,居第一位,远远超过四川的478.3亿元,居第二位,北京的477.2亿元,居第三位,优势明显。

广东省社会保障和社会政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开云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调整基金已经绰绰有余。从广东的人口结构来看,从长远来看,广东对养老金的净贡献仍将相对较大。

张开云分析,广东作为一个经济大省,随着劳动法律法规的完善,养老金的征收相对规范,参保率相对较高,补缴相对较少。同时,广东整体就业能力高,移民数量大,年轻人比例大,老龄化程度相对较低,老年人口抚养比相对较低。付钱的人越多,收到钱的人越少,余额就越多。

据数据显示,2014年广东常住人口为1.0724亿,在过去的五年里,广东人口增加了797万,与合肥的人口差不多,可以说是快速增长。除了相对较高的自然人口增长率之外,外国人口特别是年轻人的涌入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例如,去年,从省外流入的新常住人口达到826,200人。

6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高等教育大数据研究中心和广州日报数据与数字化研究所(GDI智库)发布的《粤、港、澳、京津冀及长三角地区高等教育与经济发展报告》显示,近年来广东本科毕业生的流入率持续上升。2018年,50.6%的外省学生在广东就业,就业量大的行业是电子电气设备制造和信息产业。

《第一财经记者》还梳理了19个省(部分省尚未公布)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广东排名倒数第二。此外,2019年广东老年人口的抚养比是12.04%,而全国的抚养比是17.8%。

此外,还有另一个因素。与东北、江苏等地相比,过去广东和福建省国有经济较低,在系统中的人数较少,城市化率较低。厦门大学经济系副教授丁分析了第一财经记者。例如,福建原有的国有企业很少,农村居民比例很高。尽管根据常住人口计算,城市化率相对较高,但仍有很大一部分人没有职工养老金。

四个省已经受益超过100亿元

除了七个净缴费省份之外,贵州、云南和西藏是平等的,它们也是出生率高、老龄化程度低、养老金领取者比例低的省份。

此外,21个省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净受益者,其中辽宁、黑龙江、湖北和吉林四省的净受益超过100亿元。

总体而言,净受益省份处于高度老龄化、年轻人外流和养老金不足的状态,特别是在东北地区。统计显示,辽宁受益最多,达到555.58亿元。此外,黑龙江受益485.56亿元,吉林受益145.19亿元。

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教授易宝忠分析称,近年来东北地区人口外流主要集中在年轻人中,尤其是很多大学毕业后去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工作的人,留守人员整体老龄化程度相对较高。

数据显示,在低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的条件下,东北三省的人口有净流出。2019年,黑龙江净流出179,900,吉林净流出113,300,辽宁净流出41,100。

另一方面,东北城市化较早,服装保险中心表示,过去东北的工业部门主要是国有企业,养老基础很大,在全国也很大。近年来,在市场化进程中,东北国有企业遭受重创,有的重组,有的破产,直接导致养老金负担越来越重。

此外,东北地区的“候鸟式”养老也加剧了当地的经济压力。很多人选择去南方养老,或者去他们的孩子那里,领取养老金但不在东北消费,这对东北第三产业也有很大的影响。

与去年相比,湖北省今年的净福利增加了55%。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治民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COVID-19肺炎疫情对湖北经济整体影响很大。许多企业在经营中遇到了困难。中央政府也发布了一揽子计划来帮助湖北的发展。金融部门也需要对企业减税,从而增加养老金转移支付的规模。

他分析说,湖北的情况与东北不同。今年的疫情影响是一个特例。预计随着湖北经济的逐步复苏,养老金转移的规模将在明年后逐渐缩小。

有年轻人的城市有未来。

总的来说,一个地区的养老收入和支出不仅与人口老龄化密切相关,而且与该地区的人口流动密切相关。在一些地区,如江苏和浙江,虽然老龄化程度相对较高,但由于经济发展和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养老收入和支出也相对较好。

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个地区的年轻人越多,经济活力就越强。根据中泰证券研究所的研究,2019年,中国人口流动的方向进一步加强,2018年总体趋势继续呈现“东移”和“南移”的特征。

2019年,东部省份的人口净流入将超过150万,而南部省份的人口净流入将达到167万,如果它们被秦岭-淮河线分成南部和北部的话。此外,与2018年相比,东部和南部省份的移民规模进一步扩大。

为了吸引人才,南京、杭州、Xi等主要中心城市都在充分利用人才政策进行升级,不仅放宽了落户政策,还在人才补贴、租金补贴、购房补贴等诸多方面给予了相应的待遇。

例如,今年4月,杭州发布了《杭州走向未来,建设大学生创业创新第一城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通过培养双代人才,杭州计划到2022年引进100多万新大学生到杭州创业和创新。

丁说,城市和地区之间的竞争要么前进,要么后退。人口和人才是城市竞争力的重要表现。青年人才是消费、创新、创业和就业的主体。有年轻人的城市有未来。然而,为了留住年轻人,除了打开定居的大门,他们还必须是宜居的,并有适当的行业和就业机会。

金融界首页】养老金中央调剂超7000亿:广东贡献最大 四省受益超百亿

原创文章,作者:[db: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opusi.cn/jrzs/3110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客服QQ: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