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1. 首页
  2. 金融知识

000861海印股份 美国最大保健品GNC破产 这只A股投20亿血本无归?

近日,基金君注意到一则消息,全球最大保健食品厂GNC宣告破产,将出售公司关闭所有门市。虽然基金君对保健品一向不感冒,但貌似国内不少小伙伴都买过他们家的产品,以至

00861海印股份

00861海印股份

00861海印股份

此外,基金君注意到,在破产的背后,国内a股公司哈尔滨制药有限公司成了他的最大股东,这次破产势必造成重大损失,外国人可能会从中作梗。

哈尔滨医药有限公司,我相信中国人并不陌生。这句著名的广告语“自从我吃了盖子,我的腰就不疼了,我的腿也不疼了,我走路的时候也很有活力。我一口气上了五楼,不用努力工作。”让“盖中盖”成为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当年提升业绩的重要品牌。

世界上最大的保健食品工厂GNC宣布破产

将出售公司并关闭所有商店

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时,GNC控股公司申请破产保护,目标是出售自己并关闭商店,该公司管理债务负担的最新努力失败了。

根据这份声明,健康和福利公司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提交的第11章申请允许零售商采取双轨流程——重组资产负债表或通过独立计划完成销售,同时继续经营。

这家总部位于匹兹堡的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GNC是在大多数有担保债权人及其最大股东哈尔滨制药有限公司的支持下进入这一过程的..该协议还包括其最大的供应商和合资伙伴ICV。一些债权人还提供了1.3亿美元的额外营运资本,为该公司提供财务支持,帮助其度过拟议的重组。

该公司预先商定的计划是关闭一些商店并寻求减肥。它还达成了一项原则协议,即通过法院监督的程序推销和出售自己,初始出价为7.6亿美元,这需要法院批准。根据该声明,更高的出价可能出现并被接受,并将被实施并取代独立的计划交易。

在债权人和利益相关者的支持下,预计GNC将确认一项独立的重组计划或完成一项出售交易,这将使该公司在秋季结束前退出重组过程。GNC的美国和国际特许经营伙伴及其在爱尔兰的公司业务是独立的法律实体,不属于此次破产的一部分。

零售业暂时关闭商店,以防止Covid-19的扩散,这将使这一转变更加困难。尽管该公司的电子商务业务销售额在第一季度增长了25%,但这一不利因素被抵消了。

肯·马丁代尔是礼特援助商店的前负责人,自2017年9月以来一直担任GNC的首席执行官。当时,前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阿奇博尔德突然离开公司一年多。阿奇博尔德离职的背景是,公司的收入在下降,正在进行包括债务负担在内的战略评估,并且有可能出售它。然而,马丁代尔未能扭转局面,今年第一季度净亏损2亿美元。

随着手头的现金越来越少,GNC警告称,除非找到办法偿还5月份到期的数亿美元债务,否则它可能面临破产。管理层一直在与债权人就再融资进行谈判,试图推迟到期日并争取时间进行周转。

根据该声明,破产计划要求某些定期贷款债权人承诺向GNC提供1亿美元的“新资金”用于债务人持有(DIP)融资,并通过改变该公司现有的资产抵押贷款(ABL)信贷协议获得约3000万美元。GNC表示,有了这些新的流动性和现有业务的资本流动,它将在推广过程中履行其“长期财务承诺”。

该公司近年来一直在挣扎,曾在2018年2月摆脱困境,当时获得了贷款再融资和哈尔滨制药3亿美元投资。

从电子商务平台上可以看出,GNC拥有丰富的产品线,涉及十几种产品类型,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如儿童营养、孕妇营养、改善睡眠、体重管理等,产品价格从100元到几千元不等。与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改中改”等原创产品相比,GNC品牌产品占据高端市场。

00861海印股份

哈尔滨制药有限公司

你会被韭菜割伤吗?

2019年2月,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对GNC公司(中文名称:美国建安西控股有限公司)发行的优先股的现金认购约3亿美元(约20亿元人民币),年股息收益率为6.5%。\”公司认购GNC可转换优先股并能获得固定收益.\”现在,哈尔滨制药当时的愿景可能已经落空。

哈尔滨医药宣布,根据GNC的公告,GNC及其大部分现有的有担保债权人已与哈尔滨医药集团(该公司的控股股东)达成初步原则性意向,在公告前以7.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整个GNC业务。

GNC正与IVC(GNC最大的供应商和合资伙伴——国际维生素公司)合作,以确保产品的持续供应,并促进拟议的销售交易。

这些销售交易仍需得到相关方的进一步同意和最终法律文件的确认,并将通过法院监督下的拍卖程序执行。

如果及时达成销售交易,将执行该交易,而不是独立的重组计划。

在上述两个方案下,GNC仍保持正常运营,但该公司理解,根据美国破产法,重组期间原则上不允许所有债权人通过法律程序主张其债权,最终和解将取决于重组方案的实施。

根据GNC的公告,GNC已获得部分现有债权人提供的约1.3亿美元的额外流动性承诺,包括1亿美元的DIP融资承诺(资金用于收购期间的资本需求),以及约3,000万美元在获得必要贷款人同意后的额外融资。

根据GNC的公告,GNC《美国破产法》第11章的程序将由特拉华州美国破产法院审理。

00861海印股份

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表示,GNC进入美国破产法第11章重组程序后,公司作为优先股股东,还款顺序排在普通债权人之后,不能优先清偿。根据目前GNC发布的财务数据初步测算,将对公司的净资产和净利润产生重大影响,具体如下:

1.如果总计20.48亿元人民币的GNC可转换优先股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留存收益将被抵消。

2.如果累计应收股利1.71亿元的一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计入当期损益。

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指出,董事会将责成公司任命GNC董事,以迅速全面了解GNC申请重组的实际情况,并及时向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报告;

指示公司任命的董事根据美国法律、GNC组织文件和协议行使董事权利和所有其他可行方案,旨在维护公司的权利和利益,尽可能保护股东的利益。

由于业绩下降和高负债的双重因素,GNC的市值已严重缩水。2013年12月,GNC公司的股价为每股56美元,创历史新高。然后一直向下。目前,GNC公司的股价不到每股1美元。

00861海印股份

哈尔滨制药是如何成为其大股东的?

据数据显示,GNC公司成立于1935年,于2011年4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它连续20年被选为美国第一营养专业零售品牌。主要产品有维生素、矿物质、草本保健品、运动营养产品、减肥产品等。

自2013年以来,GNC公司的业绩开始下滑。从2013年到2015年,虽然GNC公司的年净利润保持在15亿元左右,但增长率已经显示出疲态。风能数据显示,GNC 2013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0.34%,低于2012年81.51%的增长率。2014年和2015年,GNC的净利润分别下降了3.45%和14.29%。

自2016年以来,GNC失去了年净利润15亿元的辉煌时刻,甚至一度陷入巨额亏损。然而,据当时的外国媒体报道,GNC表现不佳与美国国内相关供应市场的比例下降有关:消费者逐渐将注意力转向有机食品,而不是制造能量补充剂。

然而,国内哈尔滨制药有限公司近年来发展不尽如人意。从2017年到2019年,公司归属于其母公司的净利润连续三年下降。

2018年,中信资本将美国知名保健品公司GNC引入哈尔滨医药集团。著名的安利是GNC的直销品牌。哈尔滨制药集团希望通过增加3+GNC来丰富其产品线。毕竟,如果投资 GNC,GNC的分数可以算作哈尔滨制药的分数,它可以进一步说服投资的人。

2018年2月13日,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哈尔滨医药集团与建安西签署收购协议。哈尔滨医药集团计划以现金2.99亿美元认购哈尔滨医药集团发行的299,900股优先股。优先股转换为普通股后,哈尔滨医药集团将持有GNC 40.1%的股权,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哈尔滨医药集团安排哈尔滨医药有限公司作为本次交易的实施主体。

00861海印股份

然而,根据当时的信息,建安溪的经营业绩并不令人满意。2016年和2017年分别亏损2.86亿美元和1.49亿美元,同期所有者权益总额为负。尽管如此,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当时认为收购建安溪可以提升公司的品牌形象,丰富其产品线,同时获得固定收益,帮助公司迅速成为中国的膳食补充剂和保健行业的龙头企业。

就连上海证券交易所也紧急发函,要求哈尔滨医药集团解释为何花费巨额资金收购一家亏损的海外企业。

对于投资的行为,业内许多人持否定态度。例如,北京医药管理咨询中心的史立晨认为,哈尔滨医药有限公司在保健品领域没有优势,贸然投入大量资金投资 a项目持续亏损是一个战略失误。另一方面,在中国医药改革的浪潮中,企业未能抓住有利政策,扩大主营业务,错失发展机遇。此外,全健事件后,国内保健品市场不容乐观。中润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医药、专家张菊克也指出,海外市场风大、风险大,盲目经营、冒险出海不可避免。此外,许多投资者也对股市表示怀疑。

哈尔滨医药股份公司正经历一段艰难时期

1993年,哈尔滨医药集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这是中国医药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是黑龙江省第一家上市公司。可以说,哈尔滨医药集团是a股市场上最早的公司之一。但是到目前为止,哈尔滨医药集团早已失守。

年广告费超过30亿元的“哈尔滨医药模式”,在短时间内真正让哈尔滨医药集团出名,在2010年之前,成为哈尔滨医药集团珍惜的黄金时代。净利润从2005年的4.56亿元增加到2010年的11.3亿元。与此同时,2010年,哈尔滨制药的收入高达125.35亿元,“哈尔滨制药模式”享受了一段美好时光。

但这种例行公事注定要持续下去。

哈尔滨医药以其广告和营销而闻名。但是,近年来,国家对药品的宣传和管理越来越严格和规范,企业很难像以前那样宣传药品,存在影响减弱的问题。

尽管近年来电视广告有所减少,但企业的销售额仍然不低,这也削弱了企业的盈利能力。从2017年到2019年,企业销售额费用分别为7.61亿元、6.2亿元和8.61亿元,而同期R&D 费用分别为1.42亿元、1.37亿元和1.25亿元。因此,业内人士也指出,哈尔滨制药有限公司过于忽视研发,更不用说新产品了,企业以旧换新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在业务经营的压力下,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人事变动也非常频繁。6月10日,公司宣布副总经理高磊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根据2019年的财务报告,高磊的税前工资为140万元,他不持有公司股份。

除了高磊,不到半年,该企业的三名副总经理相继辞职。3月31日,魏副总经理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2019年底,另一位副总经理周星因个人原因辞职。

2016年至2019年,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实现收入141.27亿元、120.18亿元、108.14亿元和118.25亿元;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7.88亿元、4.07亿元、3.46亿元和5600万元。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收入为25.11亿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损失为1.87亿元。

至于业绩下滑,业内有人开玩笑说,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近年来在医疗改革中准确踩了各种“雷”。首先,限制抗生素使用的政策给抗生素制造商带来了挑战,但哈尔滨医药有限公司是一家抗感染产品比例巨大的企业。第二,在小心使用中药注射剂的环境下,中药行业各种中药注射剂的销售必然会受到压力。然后,在有数量的采购下,企业的生物制剂等产品很少中标。此外,在\”两票制\”和药品零加政策下,企业零售和医药业务发展存在瓶颈。

一度,“大规模广告轰炸+名人代言”的模式因其迅速成功吸引了无数制药公司效仿。

然而,“哈尔滨制药模式”忽略了R&D和产品差异,并使用烧钱营销来维持收入。一旦市场营销降到1+,公司的业绩就会立即下降。

这是一个可怕的困境:如果你烧钱,你迟早会死,但如果你不烧钱,你会立即死去。

近年来,随着广告营销模式效果越来越差,忽视研发的哈尔滨制药有限公司尝到了苦果。

2017年至2019年,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R&D 费用分别为1.42亿元、1.37亿元和1.25亿元,逐年下降。恒瑞医药的股价最近创新高,R&D分别为17.59亿元、26.7亿元和38.96亿元。

此外,哈尔滨医药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销售额费用为8.6亿元,同比增长39%。

000861海印股份 美国最大保健品GNC破产 这只A股投20亿血本无归?

原创文章,作者:[db: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opusi.cn/jrzs/3153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客服QQ: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