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1. 首页
  2. 配资世界

召开股东大会?陆正耀反击!瑞幸将重组董事会 要踢黎辉刘二海出局

风雨飘摇之际,深陷财务造假丑闻的瑞幸咖啡,突然宣布将重组董事会。6月20日凌晨,瑞幸咖啡(Nasdaq:LK)在官网发布通知,将在7月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讨论

在不确定的时候,深陷金融欺诈丑闻的瑞星咖啡突然宣布重组董事会。

6月20日凌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Nasdaq: LK)在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称,将于7月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除其他事项外,会议将讨论免去邵晓明、、的独立董事职务,并任命陆为董事长。

然而,两个接近幸运的人告诉澎湃新闻,卢姚政是干扰特别委员会的调查,幸运的财务欺诈,以巩固他对幸运的咖啡的控制。

一位与瑞星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通过这种方式“清理”外部独立董事后,陆仍是瑞星咖啡的第一大股东,尽管他并未担任瑞星董事长,目前对公司拥有绝对控制权。

另一位与乐凯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安永早在3月中旬就已经向相关独立董事提交了乐凯的财务欺诈报告,而数名外部独立董事支持披露乐凯的财务欺诈,这引发了卢对的仇恨。

卢尚未对的上述说法做出回应。

北京时间4月2日晚,乐凯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一份通知,公开承认涉及约22亿元交易量的金融欺诈。随后,乐凯的财务欺诈吸引了密切的监督和舆论。涉嫌欺诈的首席执行官钱和首席运营官刘健被免职并退出董事会。卢也有可能面临金融诈骗案的刑事责任。

目前,包括瑞士信贷集团和摩根士丹利在内的许多银行仍欠瑞士信贷3亿美元的债务。

陆要求召开股东大会,讨论瑞星未来的重要人事。

根据乐凯发布的公告,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将于7月5日下午3点在北京召开,乐凯股东均可出席。除了讨论、、邵、陆、是否被解聘外,瑞星咖啡还在公告中提到将讨论是否任命曾颖、为独立董事。

“这次股东大会是陆要求召开的。这实际上是一种“掩饰”,即除掉所有这些外来的人,而没有一个管理鲁的自己的人有所动摇。”接近幸运的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知情人士透露,同一天,控股的家族信托公司好德3+(Haode Investment)致函瑞星咖啡股东会,要求召开独立董事会议,提出上述更换独立董事的决议,包括罢免独立董事邵晓明、、,并讨论是否任命曾颖、为独立董事,曾颖、为陆的“自己人”。

根据公告,曾颖目前是奥瑞克·赫灵顿&苏克利夫·LLP公司的合伙人,在商业和法律领域拥有超过25年的工作经验。杨洁目前在中国政法大学(CUPL)担任多个职位,包括商学院院长、MBA中心副主任和商学院首席秘书。

“他知道自己作为董事会主席的地位无法得到保证,所以他要和自己的人较量,所以他争取了两位新的独立董事。他只是想控制公司,即使他已经离开了。”一名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陆对几位外部董事已经充满了“仇恨”,因为他最初支持向公众披露瑞星的财务欺诈。

知情人士表示,安永早在3月中旬就已经向几位独立董事报告了乐凯的财务欺诈,其中几位独立董事支持披露乐凯的欺诈行为。此后,在舆论的关注下,该监事进入公司,公司最高管理层被免除职务,而卢本人可能面临刑事起诉。这些都激起了鲁对的仇恨。

此前,4月2日,瑞星咖啡宣布,已认定该公司首席运营官刘健犯有财务欺诈罪,涉及营业额约22亿元。公司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进行内部调查。此外,几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已对拉辛咖啡提起集体诉讼,指控其做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违反了美国证券法。

今年5月,随着瑞星咖啡欺诈案调查工作的继续推进,瑞星咖啡首席执行官钱、首席运营官刘健等涉案人员被免职并退出董事会。

卢也可能面临乐凯金融欺诈的刑事起诉。

6月初,财新援引监管机构的话称,相关部门已经掌握了鲁正耀关于该公司财务欺诈的强制性电子邮件。卢正耀将被起诉,很可能面临刑事起诉。

此外,上周,辞去了神州汽车租赁公司董事长兼非执行董事的职务,他在神州豪车的所有股份已被司法机关冻结,这被认为是神州进一步切断与乐凯咖啡的联系。

早些时候,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拉辛的咖啡欺诈涉及上游和下游。不仅员工设计虚假交易来增加销售额,连与卢有关联的公司也购买了价值至少15亿元人民币的大量代金券和伪造订单。

银行债务仍有3亿美元的缺口。卢能对有多大的控制力?

根据万达的数据,截至2020年1月21日,瑞星咖啡前三大股东中,陆持股23.94%,瑞星咖啡前CEO钱持股15.43%,陆的姐姐黄孙英持股9.72%。

陆以其股份质押获得的银行贷款、钱的股份和他妹妹的股份都有无法完全收回的危险。

瑞星咖啡的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20年1月,陆持有瑞星咖啡484,851,500股乙类普通股,相当于36.86%的表决权。陆以其个人股份(145,455,450股乙类普通股)及钱及陆的妹妹黄孙英所持有的610,800,752股普通股作抵押,并向银行贷款5.18亿美元。

4月2日,在该公司承认存在金融欺诈后,拉辛咖啡的股价从26.20美元大幅下跌,促使该银行强行平仓。4月6日,高盛宣布,它已受多家银行委托出售这些普通股,此后,拉辛咖啡的平均股价为3.18美元。

据彭博社6月16日报道,知情人士称,过去两个月,海通国际证券集团(Haitong international Securities Group)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等贷款机构出售了陆所持的《财富》杂志(Lucky Fortune)的质押股票,融资约2.1亿美元。高盛(Goldman Sachs)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有关金融欺诈的消息导致乐凯咖啡(Lucky Coffee)股价大幅下跌后,陆在4月初违约了5.18亿美元的保证金债务。在出售卢承诺的乐凯股份后,包括瑞士信贷集团和摩根士丹利在内的许多银行仍面临3亿美元的亏欠。

由于陆为质押股份提供了无限连带责任担保,该行表示有权以陆的个人财产偿还债务,包括其持有的瑞星咖啡剩余股份。

基于这个原因,上述接近lucky的内部人士直言不讳地说,卢·干扰特委会调查的方法是“愚蠢的”,“他的股份被银行拿走只是时间问题”

截至当地时间6月19日,拉辛咖啡的股价下跌3.54%,收于3.82美元。

把李惠和刘二海踢出去,“铁三角”关系破裂了?

幸运咖啡是神州公司之一。陆是神州租车和瑞星咖啡的最大股东。快乐资本的创办和管理合伙人、大川资本的创办合伙人、华平3+集团前亚太区总裁,与鲁有着深厚的渊源,被誉为“神州铁三角”。

不过,如果卢这次能把和踢出去,可以说“铁三角”关系已经破裂。

大川资本和快乐资本参加了两轮拉辛咖啡甲和乙,每轮2亿美元投资。根据万德的数据,截至2020年1月21日,陆持有瑞星咖啡前五大股东23.94%的股份,前瑞星咖啡CEO钱持有15.43%的股份,陆的妹妹黄孙英持有9.72%的股份,第四大股东和第五大股东分别持有7.15%和5.3%的股份。

2020年1月8日,大川资本将其持有的3840万股乐凯股票从14.06%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2月13日,快乐资本正式发布声明称,“自2018年以来,快乐资本及其附属公司从未出售过雷盛咖啡的任何股份。

这不仅仅是运气。

当陆的神州租车首次公开募股失败时,当时的华平向神州租车捐赠了2亿美元。在2016年2月离开华平后,李惠短暂地成为了神州豪华车的副董事长。2017年,李惠创建了大川资本。也是鲁创立的卓越汽车产业基金的董事长兼执行合伙人。有三家以上的公司是陆三次创立的,即2006年投资神州租车,2015年投资神州豪车,2016年投资瑞星咖啡。

召开股东大会?陆正耀反击!瑞幸将重组董事会 要踢黎辉刘二海出局

原创文章,作者:[db: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opusi.cn/pzsj/3051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客服QQ: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