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1. 首页
  2. 配资世界

「港股基金」姚振山:地方国企混改 既要“养鱼”也要“授渔”

近期,地方国企混改动作频频,牵动着各方目光。5月29号,江淮汽车公告,大众汽车集团以增资方式,获得江淮汽车控股股东江汽集团50%股权。而继双星集团打响青岛国企混

港股基金」姚振山:地方国企混改 既要“养鱼”也要“授渔”

最近,地方国有企业的混合改革已经频繁,影响到各方的眼睛。

5月29日,江淮汽车宣布,奥迪公司以增资方式获得江淮汽车控股股东姜奇集团50%的股权。

5月28日,双星集团启动青岛国企混合改革的第一枪后,海信集团透露,如果增资扩股成功,海信电子控股可能会从青岛SASAC的实际控制变为无实际控制。

此外,内蒙古、天津、辽宁、安徽等地的国有企业混合改革也进入了一个关键的落地时期,大量的混合改革项目已经分批启动。

在这些省份中,天津的步伐和速度是显而易见的。2019年底,天津5家平台公司、18家一级市政管理企业和37家二级及以下企业集体亮相北京推介会。进入2020年后,天津的混合改革进入了加速期。其中,天津中环集团最近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上市并转让了100%股权。中环集团和天津普林两家上市公司参与了此次混合改革,天津市政府希望受让方考虑通过此次混合改革实现行业的协调落地,充分发挥中环集团在大型硅片行业的优势,扩大半导体产业链集群。这使得这种混合改革比单一企业改变经营机制的混合改革更具代表性。

随着国有企业改革“双百行动”的启动,各地的改革全面铺开。据统计,在入围“双百行动”的404家国有企业中,有180家地方国有企业,每个省选出5 ~ 6家。笔者认为,地方政府主导的地方国有企业混合改革不仅要借鉴中央企业混合改革的经验,还要结合地方资源禀赋来确定目标。

是否引入民营企业机制,增强个体企业活力,盘活存量,变“小鱼”为“大鱼”?或者是为了加强资产的整合和重组,完成城市的产业升级和调整,引进各种渔民,引进不同种类的鱼,最后学会养鱼?

不同的目标与可以引入哪种类型的策略投资以最大化综合效益直接相关。

有可能引进强大的企业集团或工业公司,只是为了振兴企业的现有资产,把“小鱼”变成“大鱼”。目前,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而且操作相对简单。众所周知的案例,如新华都混合云南白药,通过重组董事会建立新的激励机制;天津信托引入战略投资以充实资本实力;另一个例子是联通的混合改革,形成一个战略投资联盟,并扩大业务合作地图。

然而,借助地方混合改革提升产业结构,重建城市产业集群,并不仅限于增加税收和就业,否则将成为未来混合改革的趋势。天津中环集团的案例很有可能属于这一类。事实上,有必要实现两个目标:一是通过混合改革推动企业管理机制改革,二是借助受让方带来的产业链资源完成城市产业升级。

如果这两个目标是相辅相成并同时实现的,就有必要“养鱼”和“养鱼”。

这种混合改革是最有效率的混合改革,因为地方政府官员的表现和成就,城市发展的长期稳定和繁荣。然而,这种混合改革,由于其范围广、持续时间长,需要地方政府和3+政党反复考虑。显然,通过引入单一的工业企业很难实现这样一个“鱼”和“渔”的综合目标。

单个工业企业通常“专注于行业”,并在产业链的某个节点拥有竞争优势。然而,对于某些领域,尤其是半导体和硅片等硬技术行业,它们很少在产品或细分市场脱颖而出。如果你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你通常会得不偿失,并且你可能会陷入一个很长的位置。

此外,当一个工业企业进行产业整合时,无论是在同一产业的兼并和扩张方面,还是在上下游产业链的协调发展方面,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的冲突都可能成为整合的难点。如果集成商是上市公司,其短期业绩压力和严格的信息披露压力叠加在一起,会给行业整合带来更多的约束。

因此,如何通过混合改革促进产业升级,形成完整的产业集群,吸引灵活性更高、产业资源更丰富、融资能力更强的产业链资本,应该是地方政府重点考虑的问题。

产业链的资本主要是大型产业PE或地方大型产业投资平台。因为它是一个资本投资的平台,它在产业链中往往有一个更完善的投资的布局。如果我们能够充分利用地方政府产业政策的协调性,我们就能够迅速实现产业集群的建立和植入。此外,其退出机制是多元化的,不仅可以通过资本市场退出,还可以通过地方政府的产业规划将整个3+产业链转移到某个区域,在协助地方政府完成产业集群的同时完成项目退出。

这种资本有两个天然优势。

首先是资金来源的多样化。长期资金是主要资金,有利于实现混合改革的战略规划。另一方面,工业资本主要依赖于债务、股权融资和银行贷款。融资渠道和规模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在协助地方政府改善产业布局的过程中,存在许多限制,没有多少回旋余地。

其次,国有企业的混合改革是从“混合”到“改革”,其中“混合”是手段,“改革”是目的。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很容易“混淆”,很难“改变”。因此,“分权”、“授权”和“激励”的微小变化的效果可能优于“整合”和“控制”。国有企业的实力、技术水平和人力资源不一定比民营企业差,但往往在机制上较弱。混合改革后,有时只有股权激励和职业经理人制度引入的“小改革”才能重振企业活力,释放发展动力。同一产业链上的上下游产业资本,在股权分置改革后,往往会对文化整合、产品和资产整合大惊小怪,做出“大动作”。这一大举措真的有利于企业发展吗?钢铁行业的失败案例值得警惕。

以产业链资源引入资本,以股权为纽带,可以帮助本土企业在产业链中形成协同效应,实现“百家争鸣”的良性竞争格局,因为所有来这里的人都是“朋友”,没有亲戚朋友之分。

然而,如果引入单一的工业资本,“亲儿子”和“养子”之间总是会有心理偏差。在关键时刻,如何平衡地方政府的长期战略规划和受让方自身的利益?盘活混改企业的存量可能是有效的,但如果要带动整个地方增加和完成产业集群,其效果要高于产业链资本。

那么,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他们是敲开了吸引投资的大门,还是被拥有完整产业链项目资源的大型民营企业驱动,进行“批量加工”?

因此,一目了然。

(作者是央视财经频道的评论员和主持人)

「港股基金」姚振山:地方国企混改 既要“养鱼”也要“授渔”

原创文章,作者:[db: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opusi.cn/pzsj/3179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客服QQ: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