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1. 首页
  2. 配资世界

易车网贷款,恺英网络罗生门:二股东与现任董事长的宫斗大戏

一封由40多名股东联合署名的举报信,揭开了A股游戏公司恺英网络现任董事长与前任管理层之间的宫斗大戏。6月29日,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下称圣杯投资)在公众号

一封由40多名股东签署的报告信披露了现任董事长与a股游戏公司开鹰网络前管理层之间的争斗。

6月29日,上海圣杯投资管理合伙公司(以下简称圣杯投资)发布了一份公开编号为“骑士贾凯”的报告函,矛头直指前董事长王跃和现任董事长金锋。根据该报告函,王跃作为圣杯投资和上海于飞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于飞投资两个员工持股平台的实际控制人)签署了一份不平等的协议,将利益转让给他人。私下抵押了两个平台的股份,导致圣杯投资和于飞投资被欠。

另一方面,金锋利用非法手段迫使开鹰网向外界质押股份,并一直以低价收取门票。该报道信援引“内部人士”的话说,金锋的目的是成为开鹰网络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并取代前董事长王跃。\”在这个过程中,圣杯和朱菲的所有股东都成了受害者.\”

后来,开鹰网和金锋先后发出公开信和律师声明,表示王跃和冯献超应该承担更多责任。开鹰网认为,作为圣杯3+的执行合伙人冯贤超和作为齐飞3+的执行合伙人王悦,应依法对两个合伙企业的经营管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此外,开鹰网在公开信中列举了冯献超的“四大罪过”,称他不仅很少参与案件后的公司治理活动,而且反对管理层解决历史问题的努力,甚至策划这封举报信打击瓷业上市公司,扰乱上市公司的经营管理。

6月30日凌晨,冯先超的代表律师、上海恒建律师事务所律师康欣向《新京报》的壳牌财经记者发来声明,驳斥了金锋和开鹰网的指控,称截至今年6月,开鹰网刚刚移交了圣杯投资的部分材料,但开鹰网至今仍拒绝归还公司法人印章,并要求冯先超在报纸上进行挂失。

巧合的是,当金锋和冯献超对质时,关键人物王跃的案子正式开庭。根据开英的公告。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于6月30日开庭审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王跃涉嫌操纵证券。

对于凯营网络来说,2019年无疑是多事之年。除王跃之外,共同创始人冯献超和现任董事长金锋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和涉嫌内幕交易罪被公安机关调查,其中金锋目前已被保释候审。在此期间,开鹰网络去年净亏损超过20亿元,年报也有保留地发布。

目前,凯营网络的“罗生门”很难在短时间内说实话,前任管理层和现任董事长之间的争斗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公司的发展。6月29日,开鹰网络关闭。不过,根据之前的公告,开鹰网络已采取预防措施,并计划为所有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购买责任保险。预计保费不超过120万元/年,保险金额不超过1亿元/年。

作为一名真正的控制者,现任董事长一再增持股份?

凯营网的动荡应该从王跃的损失开始。

去年5月6日,在宣布公司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王跃失去联系的38天后,开鹰网宣布王跃的家人在同一天收到了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提到王跃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刑事拘留。

并将时间提前至3月18日。在去年开鹰网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王跃完成了最后一次董事长亮相。会后,王跃当选为开英网新董事,但公司的领导权却落到了别人手中——开英网董事会推荐金锋担任董事长。出乎意料的是,王跃在当选董事一周后突然宣布辞职,随后便失去了联系。

金锋接替王跃担任开英网的发言人,但当时他并不拥有开英网的任何股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王跃。因此,自今年3月以来,金锋已经三次抛出增持计划,仅用了4个月时间,就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完成增持,持股比例从零升至6.89%。

从那以后,金锋现在是凯营网络的第三大股东,仅次于两位联合创始人王跃和冯献超。

然而,来自圣杯3+和齐飞3+的股东指控金锋利用不明来源的资金,使用非法手段推动开鹰网向外界质押股份,并不断以低价收取门票。其中,金锋6月2日在大宗交易中获得1.82%的股份,成为该报告函的质疑焦点之一。

根据该报告信,海通资产管理公司拍卖了圣杯投资的股份,但没有通知圣杯投资的股东,它将拍卖开鹰网络的股份。根据开鹰网的公告,圣杯3+在6月2日减持了开鹰网1.85%的股份,但没有披露大宗交易的对象。

根据金锋在律师陈述中的陈述,金锋于6月2日收到海通资产管理公司主办的大宗交易报价邀请,他以法定竞价中的最高竞价增持了开英网1.82%的股份,交易价格较开英网前一交易日收盘价高出3.55%。

换句话说,金锋确实从拍卖中获得了开鹰网3+ 1.82%的股份,但他否认推动和参与了海通资产管理的拍卖决策,因为金锋不是这两个持股平台的合伙人,开鹰网也没有参与决策。

根据报告信,圣杯投资和齐飞投资的股东都成了受害者。背后,金锋希望取代王跃,成为开鹰网络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目前,王跃和冯先超分别持有开英网21.44%和12.1%的股份,但其大部分股份已被质押和冻结,如无意外,将继续公开拍卖。届时,如果金锋选择接管,预计他将成为第一大股东。

2.为什么股东会和现任董事长争吵?

事实上,虽然金锋目前只是第三大股东,但他无疑是凯鹰网的权威。尽管王跃和冯先超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但他们已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因此很难影响公司的经营。

然而,圣杯投资和齐飞投资的拍卖引发了冯献超和开鹰网其他老员工的兴趣。根据这封报告信,圣杯投资和齐飞投资是开鹰网络在借壳上市前为赏识老员工而设立的员工持股平台。当时公司推出了1.28元/股的股权激励机制,王跃和冯献超分别是圣杯投资和齐飞投资的执行合伙人。

然而,时隔六年后,这两个持股平台的40多名股东发现,他们不仅没有享受到凯营网络的红利,而且他们的股份几乎已经被质押、处置或即将被拍卖,甚至需要偿还数亿债务。这些股东强调,圣杯投资已经被开鹰网络控制多年,圣杯投资的法人印章至今尚未移交,只有部分信息已经移交给股东。因此,所有以圣杯投资名义签署的损害公司利益的文件(2014年至2019年)都不是圣杯投资股东的真实意图,确认请求无效。

该报告函指出,王跃作为圣杯和飞飞的实际控制人,与杭州久益投资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久益投资”)和深圳华泰芮林一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华泰芮林”)签署了《股权收益权转让与回购协议》,华泰芮林的最大股东林项燕是开鹰网络壳公司的泰雅股份董事。

根据该报告函,“圣杯及转飞股东的利益已被开鹰网前董事长王跃转移”,是否主要指王跃与林签订的相关协议?在过去的五年里,股东们是否对此一无所知?

对此,“骑士贾凯”告诉《新京报》的壳牌财经记者,股东声明如下:协议是当时圣杯和朱菲全体股东签署的空白页,他们不知道协议的内容。

金锋、凯鹰网强调,公司从未持有过两个合伙企业的股份,也从未参与过两个合伙企业的决策,虽然由于历史原因,公司相关人员保留了齐飞投资和圣杯投资的部分数据,但两个合伙企业的管理细节应由冯宪超、王跃及当时的管理人员解释。

对此,“骑士贾凯”回应说,事实上,凯营网络表明,它没有持有股份,并不意味着它没有实际控制权。换句话说,前董事长王跃现在被刑事拘留。如果开英没有实际控制,为什么材料由开英网络移交,为什么开英网络拒绝移交法人印章?在诉讼初期,披露一些有利的证据材料是不方便的。

此外,开鹰网还认为,冯献超策划这起事件是为了扰乱上市公司的经营管理。在公开信中,开鹰网指控冯宪超在四个方面有不当行为,包括案件发生后拒绝与公司合作,在困难时期辞去公司及其子公司的所有职务,未能支持公司解决历史问题和改善经营管理的重大决策,以及无视其政府采购的法定职责,将管理失职强加于他人。

冯献超的律师声明驳斥了上述所有指控,并强调作为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一直把凯英网络视为自己的“孩子”。该律师的声明还指出,冯献超并未明确与迎迎网的关系。相反,2019年下半年,他成立了英鹰网络全资子公司积木馆(上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承担了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无论是冯献超还是金锋,双方都还没有公布具体的证据,但是管理层再次陷入纠纷必然会影响公司的发展。去年,开鹰网络净亏损超过20亿元,今年第一季度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37.0%和66.35%。

北京新闻壳牌财经记者卢义夫主编徐超边陈玉妍

易车网贷款,恺英网络罗生门:二股东与现任董事长的宫斗大戏

原创文章,作者:[db: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opusi.cn/pzsj/3227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客服QQ: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