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1. 首页
  2. 配资之家

山推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拜腾停产博郡转型 “尾部”造车新势力未战先败

“造车这件事,看起来很美,但做起来却极难。”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说道。6月30日这一天,拜腾停摆和博郡转型的消息相继传出。拜腾汽车企业传播总监王博向北京商报

山推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拜腾停产博郡转型 “尾部”造车新势力未战先败

\”造一辆汽车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做起来极其困难.\”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说。6月30日,关于白藤关闭和博县转型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地传出。百腾汽车公司通信总监王波今天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COVID-19疫情给百腾的融资、生产和运营带来了巨大挑战。从7月1日起,百腾全体员工停止生产,推动公司重组。所有这些都是新的国内“尾巴”汽车制造力量的缩影。

金融危机

根据巴顿汽车暂停生产的通知,巴顿汽车中国(不包括中国香港)的所有公司将从7月1日起停止生产,所有员工都将值班,公司将不再安排工作。暂停生产期预计为6个月。王波今天对《京华商报》表示,在未来6个月推进项目重组的过程中,百腾将安排一些核心骨干继续维持公司的基本运营,其余员工将暂时留在岗位上。

值得注意的是,白藤还积极承认拖欠工资传闻的真实性。今年4月,据报道,巴顿汽车中国公司的员工拖欠工资。6月初,一名自称是百腾汽车员工的网民发布消息称,该公司自3月以来一直拖欠工资,一分钱也没付。

王波今天告诉北京商报,百腾一直在积极筹集资金,以便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根据停工停产通知,对于待岗员工,百腾将于2020年3月7月10日前支付工资;对于在6月30日之前自愿以书面形式提交辞呈并在7月3日前完成辞职手续的员工,百腾将在7月10日前结清所有未支付的工资。

在百腾汽车问题的背后,新一轮融资被推迟了。自2017年成立以来,百腾汽车已进行了四轮融资,融资总额金额约12亿美元,远低于威来、魏玛等竞争对手。去年5月,巴顿宣布将在年中完成第三轮融资。然而,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百腾汽车原本计划在去年年中完成的C轮融资仍未到位。

在大规模生产之前,百腾汽车并不是唯一陷入财务困境的新力量。6月28日,博骏汽车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锡明发布了一封内部信函,称博骏汽车在去年下半年出现了现金流问题。经过几个月的沟通和努力,仍未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这使得公司无法如期在本月兑现支付工资和福利的承诺。

北斗星发布的公告显示,博骏汽车欠北斗星的应收账款从去年7月份就已经逾期,由于资金链紧张,整车项目处于暂停状态。

据统计,博骏汽车已经进行了六轮融资,前五轮投资方尚未公布详细的融资金额。今年5月,博骏汽车与中化国际子公司沂南资本正式签署了一项投资合作协议,融资规模总计25亿元。但有传言称,这笔融资还没有完全到位。

两种选择

尽管白藤汽车和博骏汽车也面临财务困难,并采取措施让员工等待岗位,但他们对公司的未来有不同的选择。

作为一个高端电动汽车品牌,百腾汽车除了宣布停产之外,并没有放弃制造汽车的计划。据了解,7月1日以后,巴顿汽车中国公司约有100名员工值班,其中生产和R&D占50%。百腾汽车中国人力资源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各方面情况好转时,公司可能会提前结束停产。

百腾汽车在中国的工厂位于江苏省南京市,总工厂投资110多亿元,计划年产量为30万辆。

去年4月,巴顿宣布第一辆量产车M-Byte将于第三季度在全球推出,并宣布了预售价格和其他信息。它将于今年年底量产,并于2020年初陆续交付,价格区间在30万至40万元之间。在去年九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巴顿宣布第一款M-Byte将于2020年年中开始量产。但是到目前为止,新车还没有批量生产。

与百腾汽车不同,黄锡明的内部信件被外界视为博骏汽车放弃了整个汽车制造计划。“博骏汽车现在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现阶段,凭借公司已形成的业绩和产品,积极与国外合作,努力创造正现金流。”黄对说道。

据了解,孙波汽车有许多技术资产出售。博骏汽车(原名美国先进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思智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在过去十年中为全球数百辆汽车提供了底盘设计和汽车性能开发服务,包括燃油汽车、混合动力汽车和纯电动汽车,从而形成了博骏汽车在新能源产品前沿开发方面的研发能力。

汽车业分析师张翔表示,在缺乏新一轮融资的情况下,这些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如百腾汽车和博骏汽车,正面临巨大危机。百腾汽车应该以博山汽车为榜样,尽快放弃造汽车,通过各种方式为员工找到出路。\”无论是停车还是关门,这都是百腾汽车的最佳目的地.\”他说。

工业冷却

事实上,白藤汽车和孙波汽车在这个时候陷入困境并不奇怪。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新的汽车制造力量获得新一轮融资的消息越来越少。今年,几乎所有获得融资的新动力汽车公司都是实现大规模生产和交付的主要参与者。

“即使国内新车公司威来,在得到合肥市政府的投资之前,也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王鹏表示,在持续的外部融资支持下,尚未实现量产的各类新型动力汽车公司可以继续运营。然而,随着今年疫情的蔓延、国内特斯拉价格的大幅下调以及吉利等传统汽车公司新能源的进一步增加,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态度越来越谨慎,融资前景也越来越悲观。

从黄锡明的内部信件中,不难看出融资对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重要性。“宏观环境的变化和汽车行业的重塑正在影响汽车公司的创业精神。我在第一时间没有采取管理措施来应对这些变化,导致公司融资节奏严重失衡,错过了很多融资机会。公司的现金流管理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他说。

然而,对于一家新的动力汽车公司来说,即使它能够持续获得融资并成功实现大规模生产交付,也并不意味着它能够“顺利生存”。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今年5月新能源汽车的产量和销量分别为8.4万辆和8.2万辆,分别下降了25.8%和23.5%。

张翔表示,汽车市场恢复到去年的销售水平并不困难。一般来说,一个汽车企业的年销售量必须达到至少10万辆才能实现规模经济。如今,只有一些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如威来和小鹏,累积销量超过10000辆,许多其他小品牌甚至不能达到销量超过1000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随着特斯拉等更强大的竞争对手的进入,这些新的“尾部”汽车制造力量的销量将很难有大的提高。

目前,在低迷的汽车市场中,一些领先的新能源汽车企业牢牢占据着大部分市场份额。数据显示,去年12月,国内十大新能源乘用车的总销量为81800辆,占市场的50.13%。自今年年初以来,十大新能源乘用车的累计市场份额一直稳定在50%左右。

“今年年底,国内新的汽车制造力量的数量可能会从40多家减少到10-15家,至少有20家新的电力企业将放弃制造汽车。”张翔说,汽车制造热已经明显降温,剩下的新动力汽车公司筹集资金变得非常困难。对制造汽车的商业模式的投资太高了,而且赚钱也太难了。此外,整个行业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国家允许外资独立建厂,市场越来越开放,竞争越来越激烈。

《今日北京商报》记者刘洋濮振宇

山推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拜腾停产博郡转型 “尾部”造车新势力未战先败

原创文章,作者:[db: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uopusi.cn/pzzj/3250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客服QQ: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广告
广告